最重要的,可能是防御姿态。腾讯当年因为360盗取QQ关系链事件,微信读书从此对于任何可能动摇关系链的产品非常谨慎,甚至还没有苗头就扼杀。17年知识经济兴起,一众读书app以及知识付费app诞生。知识经济的总体量并不大,而围绕着知识的变现形式无非你现在能看到的,传统知识沉淀载体—书以及短平快的付费音视频、互联网网文。而但凡是个产品,做大做强只能靠裂变,能带来裂变效用的无非社交链。腾讯积累了社交链,他唯一要做的就是防止被攻破,围绕内容的交流和互动可不可能撼动社交链呢?通过内容的建立生态链当然不太可能,罗胖这么有煽动力的也没做到不是。对腾讯来说,在生态链里的总时长流出才是关键,因为这意味着围绕生态链变现的机会变少。

  所以,蜗牛读书阅读体验做得好不重要,网易云音乐里推荐的音乐对精准也不重要。